当前位置:首页 > 综艺

吴秀波演过的电视剧 吴秀波用别人拍三部电视剧的时间拍摄出《军师联盟》

范文吧
发表于2021-07-20 14:15:41 归属于综艺 本文已影响 我要投稿 手机版

“秀波已经超出预算7000万”;“秀波,那合同到期了,经纪人说不能再拍了”;“吴先生,人家不能给我们十二辆发电车,但他们只能给我们两辆,所以一半的灯都不会亮”...吴秀波做出接电话的样子,一点也不结巴。粉丝从这个调皮帅气的大叔形象想不出来。为了处理剧组的事务,这个两鬓的帅哥会蹲在店门口打电话:不注意,不走红毯,不优雅,不聚光灯。当时的吴秀波没有迷人的笑容,只有魔鬼的关怀。

这就是吴秀波做制片人的生活。333天,他只问自己一件事:别生气,别生气。但他没有忍:“头上挨一刀。”吴秀波所做的,就是“融化”所有的戾气和焦虑,以一种愉悦而平静的心情和别人一起工作。

在圈内人眼里,吴秀波可能是“疯了”,但他知道,在这个别人能拍三部电视剧的时间里,他终于真正解放了自己。

也许,对他来说,《军师联盟》是一个从制作人到表演,解放自然,不输赢的游戏。

遵循自然的“游戏”

北青报:全方位创新是外界对军师联盟最普遍的感受。作为这部剧的孵化器,你对它的定位是什么?

吴秀波:以前司马懿的故事是从他和诸葛亮对质的那个时代开始的。其实《军师联盟》前半部的故事都没有发生,纯粹是编剧和创作者根据观众的趣味需求完成的创作。如果是历史剧,为什么叫我“军师联盟”?那是一款电子游戏的名字,所以你会发现游戏背面写着“玩”字。

通过满足观众的乐趣,让创作人员生存下来,其次满足创作人员的乐趣。所谓满足创意人员的快感,并不代表我有答案告诉你答案,那是赢家的快感,那是科学家的快感。剧作者的乐趣在于我有问题,我想让你和我一起感受这个问题;我很困惑。我想请你和我一起做这件事。我有内心的矛盾,我想让你感受到我内心的矛盾。我想哭。我想让你和我一起哭。当一个人在黑暗中行走时,他没有希望没有人能说我可以带你到白天。最重要的是,在这个漆黑的夜晚,还有另一个人可以陪你走,牵手,唱歌,点蜡烛,仅此而已。

北青报:那么名字刚确定的时候,你知道可能会被误解吗?

吴秀波:我们需要确定它的方向,因为首先要让游戏公司买。打完“军师联盟”游戏公司就买。第二,我叫“军师联盟”,可以尊重所有演员。比如说我说早上过来给我演个戏。“是什么?”“打司马懿”“我该打谁?”我不能把它拿下来。改成“陈二,过来帮我演个戏吧”“军师联盟”“我演谁?”“曹丕是所有军师的首长”...

北青报:很多人想知道你为什么选择司马懿而不是三国?

吴秀波:当我想表达内心的问题和疑惑时,我的剧需要找一部空能提供最大矛盾和时长的剧。然后根据我的经历和小时候的阅读情况,特别是我是男性,我会选择三个国家。

为什么是司马懿?因为我是一个愿意认真思考一个话题,天真思考的人,所以两年前就准备了这部剧,写了四年剧本。毫不夸张的说,至少有三十个人劝我不要拍这部剧,用一个走在垂死路上的老艺人的眼神看着我。

三国演义本身就是一部大戏,从桃园三结开始,到草船借箭,到空之城,全是假的。不知道当时有没有人说借东风不行,桃园三杰一也不行。他们彼此不太了解,不可能有空计划。司马懿根本没去。他为什么写这个?

这才是他需要的。这就是他所辩护的。是他的问题,他的疑惑,他的情绪。他会站在刘备的立场写这个故事。他没有背叛自己的感情,背叛了自己的问题,背叛了自己的怀疑。当被看到时,观众感受到了所有的乐趣,不违反人性的所有表达,也让每个人都看到了,保留并坚持整个故事的问号,然后我想感谢创作者完成了我的问号,所以我一直保留到现在。你为什么不讲这个故事?我说话。

洗牌的乐趣

北青报:你是先有了一个态度才生出司马懿的表情,还是先有了司马懿这个项目,把自己的态度投射到他身上?

吴秀波:拍戏绝不是有答案的竹筒倒豆子,而是一个巨大问号下的无路可退。我遵循的原则之一就是,我会遵循我的命运。五年前,我告诉我的朋友给你拍这个。我想都没想。只知道看过三国,司马懿没写过。然后一旦实施,我需要查遍所有资料,再读一遍《三国演义》,再读一遍《三国志》,再查一遍舒威,再查一查所有贵族和著名学者对司马懿的评价。

经查全部史料,初稿符合史实,但没什么意思。第二稿完成了男人对三国的认知。我给我妻子看了。我老婆怎么说?然后我跟郑万龙老师说,你能不能再给另一个女人写一个?男性题材,但观众是女性。好了,换个女编剧写。最后女的也觉得好看。至于说什么,我说不知道。构建这个东西,从最初的剧本,到拍摄前期,到从剧到剧的聊天,到尊重每一个创作人的情感和原则,到拍摄过程中的所有做法,一定不能把剧本前期知道的答案表达出来,你可以在百度上查那些答案。

北青报:关于这部剧的很多评论集中在翻案、洗白等方面。虽然现在用80集来判断这个结论还为时过早,但至少在开篇几集里,司马懿就被塑造成了“白莲花”这个主角。是否矫枉过正?

吴秀波:不是粉饰太平,是洗牌。不洗牌,打牌就不是游戏,而是一张牌。为什么要把牌弄乱?因为你要带给你意想不到的感觉,带给你突如其来的感觉,带给你游戏中的乐趣。

所谓娱乐心,就是看输赢对错,高低贵贱,你满足你的欲望。在二元对立的逻辑思维情境下,所有快乐的得失过山车都是好玩的。戏剧要跟着这种乐趣走,为什么?与观众沟通。我们在剧中遵循这个原则,你可以看到剧演完之后,所有人都在对剧评头论足,看剧时的感受。

我也花了十年才拿到我的剧本

北青报:外界只知道这部剧拍了333天,工期是正规电视剧的三倍。你做《军师联盟》的制片人有多难?

吴秀波:“秀波已经超出预算7000万”;“秀博,那合同到期了,还有400个幕后。他说他肯定拍不下去了,经纪人说他拍不下去了”;“吴先生,人家不能给我们那十二辆发电车,说只能给两辆,所以一半的灯不能开”;“吴先生,孩子从马上摔下来,骨折了”;“秀波,我告诉你,我想在这个剧组再见到他,我就不干了,要么他走,要么我走,你随意”;“哥哥,我们得谈谈戏剧。如果我们继续这样玩下去,我就玩不下去了。一点都不对”;“秀波,反正我不开心,要不要陪我喝点”;“秀博,网站上说我们可能要交1.5亿的后期送片费”...

每天一堆电话打完,我就熬通宵,下午还要在现场演戏。我说,导演,这是我的戏。“秀波,今天早上来的演员还没走,现场还没拍。我说为什么?大家都谈不拢”,然后镜头拍了一下说:“秀波,你现在太胖了。”

我说不吃就死!

所以最后我只给自己一个定义,就是在这333天里,我对自己只有一个要求:不要生气,不要发火,永远保持一颗开心平静的心,和所有人说话,我做到了。我没生气,绝对不是忍。所谓隐忍,就是心里一把刀。明天我会报复你的。不,它在融化。不仅不会生气,还会感受到生活中所有的价值和快乐。

北青报:但是所有的问题都要解决,最后你能给个方案吗?

吴秀波:我还有未解决的问题。没关系。你能解决生活中的所有问题吗?解决不了。别人跟我说这部剧可能要4亿,我说我是牛,你买不起,我买得起,你能跟我比吗?我说的这句话是真的。如果我不上交影片,我将损失4亿元。我说很好,我买得起。

北青报:是什么信念支撑你这么做的?

吴秀波:第一,我想回馈我的事业和戏剧。这么多年来他们给了我很好的生活。即使我失去了一切,我也应该得到这个奖励。不是所谓的受众,也不是所谓的兴趣,而是业务。我不需要告诉任何人,我只需要告诉我的职业。你不能拿这个开玩笑。无论我有多高或多低,我的态度都很重要。

第二,我至今没有体验过所谓的美好生活。我不好,不好玩,也不容易穿。我唯一的乐趣就是表演。我不是因为建立了强大的吴秀波系统才演戏的,我是为了忘记烦恼才拍戏的。虽然我无法追求生活中想要的幸福,但我可以在拍摄过程中忘记烦恼。如果我不去做一部剧,不去做一部我热爱的剧,我可能连烦恼都没有,我也不能被逼死。别说一年十年,我也得拿到我想要的戏。

北青报:就像你说的,目前做演员特别容易,做幕后特别难。你愿意以后继续“军师联盟”吗?

吴秀波:如果我作为演员的命运还不确定,我只能这样。其实我很开心。我成了演员,也有幸遇到了一些非常好的剧本。到现在,我觉得如果你让我拍这样的剧本和电影,我真的会比现在更好。当然,人们总是渴望幸福和希望。这一次和我曾经快乐的时候一样,所以我成为制作人只是为了做演员,而不是因为一个演员好到我想做制作人,所以我成为制作人和制作人的唯一原因是因为我想做演员,没有其他原因。

戏剧是一种智能过山车

北青报:你为什么会想到邀请于和伟演曹操?

吴秀波:我首先从演员标准的职业素养中选择演员。真正的好演员不是好,而是好空。如果一个演员不擅长空,那他什么都装不出来。我找到的演员需要具备两个必备的素质。第一,叫专业标准。第二,叫职业道德。这两样东西都是拥有的,我会考虑别人告诉我的三个原则。第一,行数;二、流量;第三,价格。

北青报:“望狼”这一幕是司马懿的核心。最后的眼神和姿势是否固定,是反复练习和深思熟虑的结果?

吴秀波:实话告诉你,不是因为那一瞬间我是个好演员,而是因为我认真的为之前所有的关系铺好了路。当初司马懿是个不知名的人。这样的人“望狼而视曹操”,可见他骨子里的强大。一个场景带给你的刺激不是那个场景引起的。就像你坐过山车一样,它爬得很慢,突然掉下来砸在上面,这种落差带给你的兴奋就形成了快感。简单来说,如果你不去想鹰在杨修面前看狼,他应该是这样的。所以,戏剧不是强力的大炮,而是巧妙的过山车。

眼泪为“不容易”而流

《北青报》:杨修之死的场景特别感人,但为什么司马懿的眼里还有泪水?

吴秀波:我为什么要枪毙司马懿?因为他不是知名剧本里的好人,他为什么要含泪反对杨修?因为在你之前看到的二十集里,杨修被认为不是一个好人。我有一个很简单的原则,就是尽力表示尊重,尤其是在戏剧方面。

在拍最后一幕之前,翟天临连续三天来我的车说:“兄弟,我玩了很久,只是个工具。”。我们花了三天时间认真讨论谁是坏人,谁是好人。我们谈论了杨修的生活。我们谈到了我们的戏剧应该向每个人展示谁是我们尊重的人。最后一幕不在剧本里。

昨天特意看了剧。我不喜欢看自己的剧。我从来不看。我不担心曹操,我不担心曹丕,因为所有人都有事。曹操称王,曹丕称帝,杨修一无所有。所以你可以看到曹操牛,司马牛一,曹丕牛都在弹幕上。这些所谓的“牛”站在这个角色有所收获的立场上,我最担心的是,会不会有人看到一个一无所获的人,一个失败的人,还有他离开时坚守的善良。这个孩子“不容易”,这三个字就是戏剧需要表达的态度。每次看到那一幕,我都会难过,我会哭。

你不问,还不如做个综艺

北青报:除了人物,观众也非常热衷于谈论剧中精心设计的道具的寓意,比如司马懿的《精神奕奕》中的乌龟。能否解读一下这些细节的初衷?

吴秀波:无非是增加一种生活情趣。在角色即将死去的那一刻,你会为这个角色感到惋惜,对生活有了新的审视和考量。

兴高采烈,这个成语大多是讲西游记的。一个和尚,放下他的对错,让六个和尚清净,修发,西天取经,他却还兴高采烈。司马懿能没有?什么是心理?什么是启蒙空?能力,欲望,八戒,沙僧,哪个不是,义马是什么?没有马能走多远,走多远。所以那个龟就是司马懿的精神。

为什么是乌龟?在中国文化中,乌龟代表安全和长寿。它只有一个壳,但是在它的壳下,虎爪和鹰的喙没有地方可以使用。所谓有能力的人,必须活得能够“能够”,所以不是长久以来最大的安全欲,也不是司马懿的精神,更不是我们每个人的精神。

为什么中国人想活得更久更安全,是因为一句隐忍的话的自由和勇气在中国比在美国传得久?三十岁前去世的杨修,此时去和当时去有什么区别?肯定有区别。你必须活得更久。就像我后来说的,长寿真的不一样吗?看最后...其实不是道德,是一种自我提问,你忍不住问,不问的话,这些事情就不做了,我也没兴趣,不如做综艺。

关键不是表达什么,而是如何表达

北青报:你一直在说游戏。《军师联盟》的确是一部在剧外充满乐趣和演绎乐趣的古装剧,但没有观众质疑这部剧的严肃性;相反,在你出演《赵氏孤儿》之前,你在历史剧里也是很认真的,但是观众的接受度却很远。时代变了吗,像《赵氏孤儿》这种历史剧的拍摄方式需要更新吗?

吴秀波:戏剧不是真理。戏剧是对话,用来交流情感。用来建议如何解决自己的问题,或者简单的分享一下这个问题。所以关键不是你想表达什么,而是表达什么样的温度和状态。就是当你说服一个人的时候,不能冲着拍桌子说自己错了,你要说,你冷吗?你想吃点什么吗?先别想那些事。让我们坐在那边...这就是人生的智慧和美德。

  其实我特别能理解很多怀揣着一定答案的人,愤世嫉俗地拍了一部戏,而不被别人认可的耿耿于怀,我认为坚守那样的创作态度,稍微显得有些匮乏生命力。但我尊重他们。本版文/本报记者 杨文杰

返回综艺列表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