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影评

办真学历 明星开学校真实情况调查

范文吧
发表于2021-02-22 14:33:44 归属于影评 本文已影响 我要投稿 手机版

设计图片

娱乐稿件跨过高考的山丘,跨过高低不平的分数,广大考生立刻站在填报志愿的十字路口。所以,我们把目光投向了明星学校...咳咳,这不是广告。

你认为明星参与办学早就是上个世纪的热门产品吗?你的圈子负责任地告诉你不是。看看最近关于明星办学的新闻:成龙、姚明、李娜……都是名人。此外,这个月,一些关于明星和教育的新闻也引起了很多讨论。本月初,“辽宁大学本山艺术学院”更名为“辽宁大学本山艺术学院”,由于“本山”一词的缺失,引起了社会各界的诸多猜测和猜想。几天后,著名演员张铁林被曝出“验血”的谣言。有网友称,这位为“黄妈”生孩子的女子是暨南大学艺术学院的学生,是该学院的名誉院长。

所以,当一个“明星”遇到“教育”时,关注是不可或缺的。除了明星本身的讨论,这些与明星有关的学校的情况如何?明星如何参与学校管理?这些学校的学生有什么出路?本期《你的圈子》走访了很多明星学校,如谢晋影视艺术学院、吕丽萍京星演艺学校、成龙影视传媒学校等。,并采访了业内人士对明星学校进行了调查。

说起明星办学,有意向报名的普通大众和学生最关心的一个问题是:这些明星真的会天天来学校教书吗?答案很简单,无情,残酷:当然不可能。经过调查,记者发现,在大多数学校,明星主要起到“帮扶”的作用,利用自己的社会资源和明星效应帮助学校完成一些工作。

赵本山“一年来两次”,聘请学徒当讲师

辽宁大学艺术学院的学生小康坦言,虽然学院之前有“本山”这个词,但他在学校的两年里只见过赵本山一次。"那是在去年的十周年纪念日."小康说:“听说他一年来两次,一次是大学庆祝会,一次是毕业。”

但是,本山的弟子们经常看到。在小康看来,他甚至非常感谢赵本山的徒弟。当然,他想叫老师。

小康告诉记者,他一开始不是一个好学生。“很好玩,上课也不认真。”但与赵海燕和严光明不谋而合,他们是比较严厉的老师。“他们没有被他们清理干净。”刚开始有抵触,但渐渐的,小康真的对二人转产生了兴趣。“毕竟我是学民间艺术的”虽然现在去掉了“本善”二字,但是作为官方任命的老师,“他们还是会在学校教书的。”这也让小康觉得还是踏实的。

赵海燕和严光明是廖大学艺术学院的老师

吕丽萍还坦率地告诉记者,虽然她能理解学生们都很期待上学,但由于她的工作,她真的很少有机会露面。“早问老师很难,我自己也没时间去,特别怕出错。孩子。”还好弟弟吕小刚及时出现,当上了学校的执行校长,帮她处理教学事宜,也就是20年。至于行政管理,吕丽萍委托律师执行。

除了这两所学校,记者还询问了几所明星学校的毕业生和学生,他们都说平时都是由专业老师授课。至于明星,大多是偶尔来讲课或者参加活动。

谢晋生前经常来学校,还“刷脸”请大牌明星讲课

有没有经常上学的明星?是的,但是太少了。

作为谢晋影视学院现任院长,赵秉祥回忆说,谢晋导演在世的时候,他基本上答应一周去学校两三次。“他有时候会看彩排,尤其是我们报道演出的时候,谢导正好来了。我会请他去现场看看。”这个说法也得到赵薇的证实。据她说,我在上海读书的时候,几乎每天都看到谢晋主任在学校周围转悠。时隔20年,赵薇还能记得谢导的灵感。”他说,他不想看到有才华的年轻人把时间浪费在过时的理论研究上。表演是年轻人的行业。他希望每个人都能把青春美好的一面留在屏幕上。”正是因为谢晋的办学理念,赵薇参与了谢导的“感化天使”,这是她演艺生涯的开始。

赵薇毕业于谢晋影视艺术学校

除了亲自亮相,谢晋还经常邀请国内外明星来指导。山口百惠、成龙、濮存昕等。被邀请去教学生。但是,现在谢老走了,“情况不一样了。”赵院长说道。

其实目前大部分明星只能承担“刷脸”的任务。以最近在武汉成立的成龙影视传媒学院为例。成龙不仅担任院长,还邀请他的朋友张国立、许凡和冯小刚成为客座教授。同样,北京群星演艺学院的校长也邀请了姜文、宋丹丹、李等朋友来校讲学。然而,当大家都在忙碌的时候,当这些大牌明星都没有时间的时候,她的丈夫孙就成了最后的王牌。

日常教师主要是专业艺术院校的教师

记者调查了几所明星学校后发现,学校的老师一般都在学校官网上展示。一般来说,明星办的学校主要是由专业的艺术学院老师授课。以吕丽萍办的北京群星演艺学校为例。虽然只是高职和成人班,“我们目前聘请的老师有中戏、北电、中川,都是大学老师。”学校除了专业老师,一般都是找行业内的专家。"有一批来自电视台、电影制片厂和艺术电影制片厂的老专家."谢晋影视学院院长赵秉祥也告诉记者。

吕丽萍京星演艺学校部分教职工

这些老师都体现在学校的专业设置上。除了最常见的表演系,所有学校都是中戏和北电一线,前后台都涉及到播音主持、广播电视编导、导演等专业。当然,考虑到一些明星自身的特长,有些学校也会有自己的特色。比如原本山艺术学院会开设一个民间艺术和民间音乐的表演专业。

明星本身不容易看到,但会给学生一个拍摄的机会

虽然明星直接参与办学比大家想象的要低,但是他们依靠娱乐圈的资源和人脉,给学生提供了比普通学校更多的就业机会。如前所述,谢晋1995年执导的《感化天使》,由谢晋恒通影视学校的第一个学生主演,也是赵薇的电影处女作。

谢晋的《监狱天使》由他自己学校的学生主演

此外,由尤小刚开办的北京中北国际表演艺术专业学校的优秀毕业生集体参加了他的作品演出,包括《太祖秘史》、《皇太子秘史》、《杨贵妃秘史》。

经营一所新学校的成龙也声称,他将每年夏天为学生创造机会与外国表演艺术学校交流项目,并将他们的大学生送到国外学习外国文化。对于优秀的学生,他也会安排送他们去剧组实习。

"我们也提出了建议,比如李晨和于震."吕丽萍告诉记者。但她也表示,演员这个行业是不能靠“安排工作”来维持的。“没有一个制作人能说他老是谈面子,用不合适的学生。”在她看来,真正的工作是通过学生自己培养的魅力和能力来实现的。

在网上搜索“明星和学校”,相关内容超过500万条,其中赫然列有张国立、范冰冰、张铁林、吕丽萍、谢晋、姚明、李娜、小珂的名字。可以说年龄涵盖了老、中、青,范围跨越文体领域。虽然都和学校有关,但是明星参与的具体方式却大相径庭。

标题-最直接、最简单的参与方式

就像每个学校都有一个“逸夫楼”一样,把自己的名字和学校联系起来,最简单最直接的方式就是捐钱,拿着名誉院长的头衔,而不必参与教学的具体事务。但也许是因为“你出钱,我办事”的形式过于简单粗暴,所以只要钱没了,一切都无从谈起。

比如赵本山家乡的中学,以前叫莲花乡中学,但他投资建校后直接改名为本山中学。这是好事,但据记者了解,当时赵本山投资150万元修建主楼,但因为修跑道的钱不到位,学校领导竟然把楼顶的“本山”二字去掉了。直到赵本山加投资,“本山”二字才回到学校主楼,让人觉得颇为尴尬。

以赵本山命名的本山中学

独立教育——文凭资格是最大的问题

早期的明星学校大多属于独立办学的范畴,如谢晋影视艺术学院、范冰冰艺术学校、吕丽萍北京群星艺术学校等。一般来说,明星按照自己的特长办学,导演和演员一定要办与表演和后期制作相关的学校;歌手要开音乐学校;至于姚明,他肯定是想教人打篮球的。

明星自己办学校比花钱“命名”麻烦多了。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吕丽萍透露,从资金到场地、设施,甚至宣传和招生,都需要他们亲自参与。“当时我个人找了三家公司,都是基于名人效应,最后谈了100万。”吕丽萍回忆道。

但这些都不是最头疼的,文凭最让人担心。"我们当时只能颁发毕业证书,没有资格颁发文凭。"吕丽萍说。由于明星通常缺乏管理经验和相关的教学资源,自主办学往往会遇到各种困难。这也是为什么很多早期的明星学校倒闭或者选择与传统大学合并的原因。

与传统大学联合举办——目前最常见的方式

谢晋-恒通明星艺术学校成立于1994年,2000年正式与上海师范大学达成合作,全校合并成为上海师范大学二级学院。学校更名为谢晋影视艺术学院,从此传承至今。

“几乎在第四届之后,社会开始谈论文凭和学历。谢导当时就感受到了压力,因为不给学历,学校会造成人才流失,招生困难。”现任总统赵秉祥告诉记者。

同样,为了解决学校文凭问题,吕丽萍还在北京找到了黄庄职业高中和北京市丰台区职业教育中心学校,并联合创办了国有民营演艺职业高中专业。2003年,他们与首都师范大学联合举办了一个大学影视剧班。

这种与传统高校和民办高校的合作,不仅可以解决文凭问题,而且有专业团队协助管理,成为明星办学的首选。5月底成立的成龙影视传媒学院,是联合办学的最新案例。学校与武汉设计工程学院合作,预计9月份有第一批学生。

成龙也加入了联合学校的行列

学校明星,自己的名字,以及其他可以邀请的大牌老师,绝对是最好的宣传策略。他们的气场那么大,很容易忽略那些选择用真金白银读书的学生。他们过得怎么样?在明星的保护下能事半功倍吗?

经过记者的采访和调查,发现其实这些明星学校并不担心学生——就是在校人数和每年报考人数都有保障。但是这几年从这些学校出来的学生很少能真正成为明星。

学费远高于普通高校,报考人数不降反升

从学费来看,明星学校的收费水平往往高于公立学校。以北电、中戏、上戏三所学校为例,表演系一个学生学费一年一万元左右。相比之下,这些明星学校的学费大多高于这个水平。

一些明星为创办学校而收取的费用

虽然学费不比公立学校低,但是学生对这些明星学校来说不是问题。谢晋影视艺术学院院长赵秉祥告诉记者,他们的招生比例已经达到每年100:1。“我们有四个专业,一年招生200人,但是将近2万人报名。”

之所以这样,是因为2013年的一组宏观数据可以说明一些问题。

《2013年艺术教育行业分析报告》显示,从2002年到2013年,我国艺术专业考生人数从3.2万人增加到近100万人,十年间增加97万人,增幅超过30倍。但从2008年开始,高考总人数逐年减少:2008年全国高考人数为1050万,而2012年下降到915万。

一方面是美术考生数量飙升,另一方面是高考学生整体数量锐减。也就是说,更多有明星梦的考生为了实现自己的愿望,开始选择去艺术院校读书。北电、中戏等名校名额有限。于是,吸引眼球的明星学校成了很多考生的选择。

上明星学校会被认为“低人一等”,毕业后很难在娱乐圈混

明星办的学校在一些人眼里可能是金字招牌,但经过调查,记者发现,明星学校的一些学生有时会觉得自己“比别人矮半个头”。“家里亲戚会想,‘你是读了三本还是专科?’”一名学生和一名记者说。另外,对他们不太了解的同学朋友会觉得他们是花钱抱大腿。“会有一些无奈的感觉。”

曾几何时,明星学校确实输出了很多明星——赵薇、范冰冰、李晨、于震...这些著名演员都有在明星办的学校读书的经历。但值得注意的是,这些恒星都是在2000年之前出现的。纵观近几年的娱乐圈,新出现的“鲜肉鲜花”要么来自传统的造星工厂北电和中戏,要么来自选秀节目,明星学校出品的明星少之又少。

范冰冰、李晨、赵薇等明星学校培养的大牌越来越少

辽宁大学艺术学院的学生小斌告诉记者,他所在学校的一些毕业生去了本山传媒。“刘老根还有一个学生在台上!”不过,小斌也说,像那个同学,真的是N年一次的“学校暴君”。“可以说是可以玩的,绝对是学校这几年最好的学生。”对于大多数学生来说,毕业后不会受到这样的对待。

记者也从另一所明星学校毕业的小林那里听到了类似的消息。小林说,他的明星学校95%的毕业生都会转行。“我们学校名声还不错,所以他们有的来我们这拿毕业证,毕业后家里有一些安排,有的去外地。就算你热爱艺术行业,大家都在做媒体和公关。”

在《2013年艺术教育行业分析报告》中,也有对“考前市场爆满,考后就业很骨感”这一现实的数据分析——显示艺术院校表演系近70%的学生毕业后转行。如果北电、中戏等老牌艺术学校还是老样子,那更可想而知,他们的资质和师资都不如这些传统名校的明星学校。

当然,在艺术类以外的普通院校毕业后从事与专业无关的工作也是相当普遍的,据某知名招聘机构去年底公布的数据显示,金融、管理、旅游、语言等专业的毕业生,约有45%在毕业后半年至一年内转行。但由于演艺行业竞争激烈,选择转行的人更加集中。

有些学生接受不了交了高学费就成不了明星。其实记者调查也发现,对于明星来说,办学大多是刚开始,然后往往是等待各种波折。

虚假的高宣传无法实现。吕丽萍曾被学生告上法庭

2001年,吕丽萍也因为办学而打官司。当年,河南学生高格状告北京群星演艺学校,要求终止录取合同,退还赞助费。学生出庭作证的原因是学校没有信守承诺。比如学校承诺的封闭式教育模式没有兑现;学校管理混乱,住宿条件差,学校无法保证教学质量。最终,吕丽萍学校败诉,退还学生高格的“赞助费”2万元,并承担部分案件诉讼费810元。

吕丽萍曾被自己学校的学生告上法庭

十多年后,吕丽萍回忆起这件事,至今记忆犹新,但他的心态已经平静多了。他只说:“没有什么是一帆风顺的。”

有丰富广播电视艺术教育经验的中国传媒大学副教授张文娟在接受采访时说:“他们收了学费,可能做了一些虚假宣传,让学生的期望很大,但最终,因为投入和产出不成比例,一些学生会觉得不值。"

知名高校的强势明星缺乏话语权

对于大多数涉足教育领域的明星来说,当老师办学也许算是一种理想。“教书育人”的初衷是好的。但是,由于对教育行业的认识有限,理想与现实发生碰撞时,往往会产生矛盾。

中国传媒大学教师张文娟表示,知名的传统高校通常在与明星合作办学时实力更强,而明星本身话语权更小。这一点得到了谢晋影视艺术学院院长赵秉祥的证实。他告诉记者,“谢导跟师大谈合作的时候,学院这边的教学资源几乎都是‘免费’的,都给师大了。谢导本人只担任院长,不参与教学管理。工资只有三千块。”同样,据记者了解,重庆大学美视电影学院院长张国立也因为办学理念不同而对学校不满。

张国立任重庆大学美视电影学院院长

但是和民办高校的合作就不一样了。“明星有相对较高的自由度,”张文娟补充道。例如,与杨桥职业高中合作办学的吕丽萍北京群星演艺学校,其毕业证由前者颁发,但学校的管理由吕丽萍本人组建的团队负责。

“想挣钱就不要办学。”

其实办明星学校最大的一个问题就是钱。虽然不缺学生,但是从这些学校挣钱很难。

“私立学校通常成本很高,这就是为什么私立学校比公立学校更贵。”中国传媒大学副教授张文娟说。据她介绍,其实开办学校需要很多基础条件,比如土地或者资金支持。对于公立学校来说,这些基本条件都是国家提供的,至少给予了很多优惠政策。“但在中国,没有相关政策鼓励明星办学,只能自主求存。”

一般来说,明星会找合作公司解决最初的困难。“但如果你拉这么多钱,你就得赚更多的钱,但在钱生钱办学校是不可能的。”吕丽萍说。想挣钱,只能靠提高学费。但在她看来,很多学生连学费都交不起。因此,根据吕丽萍的说法,“靠办学赚钱几乎是不可能的。”而这也是一些明星无法坚持办学的最大原因。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像谢晋、吕丽萍这样经营了20多年的明星学校真的很少。比如几年前范冰冰在北京怀柔开了影视艺术学校。在采访中,我们了解到它现在已经关闭。

范冰冰在北京的影视艺术学校已经关闭

“教育不能光为了赚钱就做好”,这也是赵秉祥院长在采访中提到最多的一句话。他认为,如何理性办学是现在每个人都应该思考的问题——不仅是明星,大学也应该理性。“现在很多高校都愿意做艺术类专业,不管是和明星联合办的还是自己办的,到处都在抢人才,抢资源。但是哪里有那么多学生,那么多敬业的教授?”

“所以高校还是要做自己的特色,而不是一味的贪图利益,试图接触明星,把名人的名气变成商业资源。冲向顶端的结果只能是劳动和财富。"

结束语:

在创业这件事上,有的明星是新来的,有的努力了20多年,但大部分都选择了放弃。

名人作为社会金塔的顶尖人物,对物质生活没有顾虑,办学是满足精神世界,丰富人生阅历的一种方式。我们也肯定他们“努力寻找新人,为艺术教育做出贡献”的态度。

但正如张文娟老师所说,“教育不是一个能在短期内看到成效的行业。”业内专家也建议明星们在办学上要谨慎严谨,不要让花钱上学的学生成为激情的牺牲品。“如果他只看到钱,他只是看到他马上把钱放进口袋,没有耐心等待,那么他一定做不到。只有看到人的价值,看到学生的价值,才能真正为学生的可持续发展服务。教育会成功的。”

版权声明:本文为独家娱乐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追究法律责任。

返回影评列表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