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韩娱

秋月影院 《无人区》配乐“暴力”催生 姜勇军谈创作始终

范文吧
发表于2021-05-04 16:01:19 归属于韩娱 本文已影响 我要投稿 手机版

《无人区》音乐制作人蒋勇军

年关将至,除夕夜硝烟弥漫,按照现在的情况来看,宁浩这个充满烦恼的“无人区”正在如火如荼的进行着。除了大师打造的品牌效应和对看时间生电影的渴望之外,宁浩电影中毫不含糊的对品质的“苛求”也保证了这种开拓性的西部新类型电影,无论在哪一段都能反射出国产电影中很少见到的凌厉寒光。正如男主角Xu zhng笑着说的,《无人区》是处女座电影。

音乐作为表现人物性格、烘托情节气氛、帮助塑造气氛的重要电影元素,宁浩和他的创作团队自然尽职尽责,不敢懈怠。《无人区》的配乐有很强的风格感,在电影院给观众带来更强烈的感觉。然而和宁浩合作过两部电影的音乐人蒋勇军却笑了。回想起这几年他一直忙着的场景,他能回忆起的只有“苦”和“痛”。

蒋勇军和宁浩导演

当我第一次进入无人区时,我被打败了

对江永军来说,他为《无人区》谱曲,纯属巧合。起初,作为一名流行音乐制作人,蒋勇军同意为这部电影写两首歌,因为他熟悉宁浩。一首歌出现在加油站的铁皮房子里。当南羽打开录音机,与许祖昌共舞时,另一首歌预计将在徐正刚从多布杰上车,开始穿越危险的无人区时出现。

这是一首布鲁斯摇滚歌曲,原本由宁浩导演演唱,但演唱部分在影片中被剪掉。根据蒋勇军的猜测,“脱下来可能有两个原因。第一,因为导演受处女座完美主义的影响,其实宁浩唱的很好。毕竟他曾经有个摇滚乐队,声音沙哑,摇滚味道很浓,但是他就是这样。如果对一件事还有一点怀疑,那就是不够好,那他宁愿脱下来。还有一种可能是他认为这首歌可能会误导观众当时看电影的感觉,他需要各部门充分认识到他要为每一个部分体现的电影情感。他常说拍电影就像拔河比赛,靠的是团队的力量。如果有一部分过于鲜明,抓住了电影本身,那么它宁愿不要。”

光凭这两首歌,蒋勇军和他的团队就来回写了十几首旋律,准备了样本,一一交给导演。在他看来,这种工作流程就像是“你家需要装修,让我帮你做,你又不能只看懂设计图,我得先找个房子装个模型,看完再问你觉得这样行不行。不用了,再找个房子给你装就行了...直到我预装了十几套,宁浩说,这套线,就一步一步装吧...,宁浩导演虽然曾经是乐队,音乐感很强,但毕竟不是专业的音乐工作者。他只能给你一个确定的方向或者概念。我的任务是尽力找出导演需要体现什么,然后用音乐的方式完成他。而发现这一点的过程往往是一记耳光。”

蒋勇军说:“和很多影视导演合作就是这样。你给他A,他说不是A,你给他B,他说不是B,你给他C,他说你把A带回来给我看……”宁浩不一样。“在整个配乐作品中,只要他说不是A,他几乎不会回到任何与A有关的路线,他有一个非常坚定的方向,宁浩就在那里。

四年内很难打出好的剑谱

经过多方努力,宁浩终于收到了两首歌,江永司令松了一口气,以为自己的工作终于结束了。但没过几天,宁浩又找到了他,开门见山地问道:“哥们,你能拿到这部电影的评分吗?”当时蒋勇军以为是意外之喜,满口答应,但进组后才发现,工作的难度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

第一天,宁浩就问了蒋勇军和他的团队一个问题:“一首悲伤的曲子和一首悲伤的曲子有什么区别?我觉得悲伤和悲伤不可能是一样的。悲伤就是悲伤,悲伤就是悲伤。如果是一样的,为什么会有两个字?既然有两个字,就应该有两种音乐。如果一首曲子既悲伤又悲伤,只能说明它不能兼得。”这时候,蒋勇军隐隐觉得,这个《无人区》没那么有趣了。相比之下,配乐之前的两首歌简直太轻松了。“音乐本身并不是一个定义明确的艺术范畴。你怎么知道《哆来咪》的旋律是什么情感?没有人能准确回答。”

反正这“无人区”毕竟进来了,咬牙切齿才能前进。“你知道我们是如何制作音乐的吗?比如《无人区》里出现黑老大的时候,我和贝贝一边玩黑老大,一边哼着旋律,一首给你,一首给我,然后对比哪首旋律更符合状态,再想想旋律线应该是什么,速度和节奏应该是什么。很多配乐段落都是我们两个边玩边写的,玩的很开心。我们觉得肯定没问题,然后让导演听他们的。但是听了宁浩的话,几乎都被推翻了,提出的问题,比如频率,高频代表什么,低频代表什么,同样的压力,哪个更合适,差点把我们搞晕了,只好推翻然后再做,然后宁浩又来听了。n次撞车后,记得有一次,宁浩以为没事,我和贝贝就心花怒放了,好吗?好的,马上听下一个。但是宁浩马上就打断了,难道,为什么你觉得这个还行?就说好。他说不行,来吧。我们必须分析旅行的原因。线在哪里?为什么可以?然后我们开始重新分析这张图中的情感。色调是什么?前后有什么联系?甚至画一张粗糙的情感k线图。把这些都考虑进去之后,乐谱上的旋律是什么?什么是和谐?什么是仪器?怎么涨跌?在哪个位置?在哪个位置?宁浩甚至把音乐对的时间点要求到某一帧。一秒有24帧,几乎没有人能感受到一帧的差别,但宁浩要求的就是这样。我和我的团队按照他的‘法西斯’的要求工作了两个多月,终于完成了大部分的配乐样本。”

但没想到,这是八十一难的开始——《无人区》第一次送审没几天就被送回来了,音乐赫然列在四十多条修正案中。蒋勇军和他的团队不得不重新进入《无人区》,从头开始,这样反复调整比分N次。

“比如电影里还有一段。南羽把血汗钱给了多布杰,并告诉他不要杀丘日清。原来那里有一段旋律,是《无人区》的主题曲,然后Xu zhong被警察带走救南羽。还有这个旋律,是用吉他弹的。玩法略有不同。两部剧本身呼应,用的是同一个旋律,既有基础又有效果,突出了两个人物。但在最后一次调谱时,宁浩突然说:‘南羽救徐峥时,这首慢板旋律就出来了。怎么才能感受到爱?“你认为有爱吗,”严格来说,这一段真的不应该有爱情的成分,但是这把慢板吉他的旋律真的让人觉得里面或多或少有爱情的成分,那我该怎么办?你不想要这个分数吗?宁浩说,如果没有好办法,那就不要。但是没有音乐,我觉得戏有点慢,Xu zhong想反过来救南羽的时候乐谱表现会减弱,我回去想,用什么?打击乐。打击乐什么时候出现在电影里?刚进无人区的时候和两个兄弟有矛盾,然后就追车了。我在加油站被两个哥哥打的时候,也就是说每次Xu zhng要和人打架,或者社会和动物对抗或者压迫的时候,都会出现打击乐。只要打击乐一出现,观众头脑中的听觉惯性肯定会削弱爱的感觉,而此时南羽求情了,但求情其实是她唯一能对抗黑老大的方法,黑老大的压迫始终存在。所以最后我们在这一幕切换到打击乐,吉他在下面隐约配合,把主题旋律打散了,既听得见,又不清晰。宁浩听到的时候,就是它...作为被折磨的一方,真的很痛苦,但是宁浩会让你知道,所有的努力,最后都是为了让电影变得更好,有了这个,值得。"

风高秋月白雨烂夕阳红

蒋勇军表示,其实这部电影要到四年后才会上映,这让这部电影多少有些每一片阴云都有一线希望。“我觉得四年后的播出,对于期待的粉丝来说,可能是一个痛苦的等待,但对于电影的质量来说,一定是好事。作为这部电影的作曲者之一,我几乎看过《无人区》的所有版本,我确信最后的版本在叙事上与前一个没有什么不同。颜色可能会因个别图片的调整而减弱,但没有本质的变化。而且我觉得导演的每一次调整都可以改善之前工作中留下的一些遗憾。对于我们的配乐来说,无论什么样的配乐,都是为电影服务,帮助导演让观众体验到画面中无法给予或者给予不够的感受。所以几次重新调整一定比以前好。”

回顾这几年与宁浩的合作,蒋勇军感慨道:“无人区是我第一次尝试做电影配乐。宁浩利用了我,可以说是冒了很大的风险。但是在导演的极度压迫下,在Nathanw先生、董冬冬以及所有配乐部门的配合下,还是表现出了不错的效果。”

返回韩娱列表
随机推荐